热点
版块
排行
设施
我们是山东省阳谷县石佛镇韩庄村村民,现将镇政府未经我们许可,把我们的麦田破坏的情况反映如下: 2015年4月23日上午,镇政府全体工作人员,未经村民同意,带着五辆旋耕机,强行把我们村的麦苗全部粉碎,引起广大村民的民愤。现在的政府机关竟然肆意妄为到如此的地步,置我们老百姓的利益于不顾。
最后回复: 2016/12/9 15:52:26 by 匿名游客
回复:15 | 关注度:102584
驾照必须报名才给约考吗?发表时间:2015/4/23 14:25:58
事件发生时间:2015-3-19 事件发生地点:山东聊城 事件描述: 为什么现在驾校都要交钱升级为vip才给约考?应该去哪里投诉?
最后回复: 2016/11/10 16:08:47 by 匿名游客
回复:7 | 关注度:73112
求关注!!!求转发!!!! 本人是聊城市东昌府区郭屯村人士,家种六亩果园,种植400颗左右结果期果树,现将被征地开发,不过现在只赔偿地的赔偿款。果树不给予赔偿!!!! 果树现在处于20年的盛果期,按照山东省物价局山东省财政厅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聊城市征地地面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批复(鲁价费发〔2013〕101号)盛果期260-350的一颗补偿 现在就是想咨询下我们去找开发的说不给补偿。。。为什么。。我们响应国家当年的号召,现在一直种植果树。。。到现在却没有人可以我们一个说法。。。找了村干部说不给补偿也说不出什么。。找办事处也没有人给管!!! 希望有关部门能及时给关注!!!!! 本人联系方式:15954179900王希兵
最后回复: 2016/12/9 15:13:43 by 匿名游客
回复:13 | 关注度:101670
秦磊女89年生人(也可能是90年)籍贯:聊城市东昌府区工作地址:北京(2014年在北京一家幼儿园工作,现在不知在北京何处)皮肤偏黑、父母离异以相亲的名义咋骗受骗男孩也是聊城人,在北京工作。经人介绍认识秦磊不到一个月,秦磊说:“该还信用卡了,和爸爸吵架了,能先替我还一下信用卡吗,等有钱的再还给你,你要不替我还我就让别人还了。”男孩考虑老家都是一个地方的,也想赶紧找个女朋友,借同学的钱替秦磊还了四千块钱的建行信用卡。晚上下班替秦磊还上卡,男孩接连五天都没有打通秦磊的电话,五天后秦磊接说和朋友出去旅游了。这是多么伤人的理由!!!!他替你还卡,你连招呼一声都不会,失踪五天。更严重的是秦磊觉得男孩也没什么油水可咋骗,直接把电话给屏蔽,也不还钱,电话再也打不通,秦磊就这么失踪。相处不到一个月,吃饭买衣服的花的钱都不算,认识这种人我们认倒霉,也没办法要求别人还。最可气的是还被这种贱人以这种手段咋骗这么多钱,真不值得。秦磊年龄不大心机太深。不知道用这种手段咋骗了多少男人,骗了多少钱财。 咋骗成性的人是没什么良心和廉耻可讲的,你爹娘不管你,你欺骗你爹娘和所有人,你爹你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就让事实说话,让所有人都看到秦磊你真实的丑陋面孔和最肮脏的内心深处。 骗子秦磊电话18601979851北京号码希望所有聊城人都能看到这段被骗经历,也请把这篇文章转发出去,不要被这个骗子祸害。认识秦磊的人,可以留言,挖出她更多的咋骗手段。
最后回复: 2015/3/19 14:35:31 by 柠檬水
回复:2 | 关注度:15915
18961864567找小三被发现发表时间:2015/3/2 9:29:34
事件发生时间:2015-2-26 事件发生地点: 事件描述:
最后回复: 2016/4/25 13:53:44 by 匿名游客
回复:6 | 关注度:20507
近日,东阿县泰悦家园小区强设车位锁,强收地上车位租赁费,每月100元(不含车锁费)。此行为未经过业主委员会通过,给住户带来极大不便,物业在小区门口安装蓝牙,购买蓝牙的用户必须先租赁地上车位,否则无法进入小区。 作为小区住户,公共场所使用应经过业主共同决定,物业此番行为为单方行为,其定价和收费是否经过住建局和物价局审核,不得而知。 相关政府部门应该出面管制了。
最后回复: 暂无回复
回复:0 | 关注度:13450
近日, 聊城经济开发区 出现因地产项目恶意欠薪事件。比较典型的是:由山东中德石油装备有限公司开发的铭德公寓项目因欠薪导致一老汉跳楼身亡;另一个由 聊城 市正泰伟业房地产公司和广平乡政府开发的颐和家园项目则因为欠薪数十民工住进了开发区清欠办的 办公楼 。 1月5日上午11点左右,跟随儿子一道在聊城开发区务工的四川南江县团结乡人岳兴刚老汉(今年已经68岁),因见儿子岳安武所带劳务队遭遇项目总包方长期拖欠工资,眼见年关将近而讨薪无望后跳楼身亡,老汉的遗体一直还停放在工地办公室里等待相关部门出面处理。 (铭德公寓由山东中德石油装备公司开发,由湖北林贸建设股份公司聊城分公司承建。) (12月31日,湖北林贸建设股份公司聊城分公司负责人范永岭给工人出具承诺书,保证1月5日付工资,但他后来再次食言直接导致老人受刺激后跳楼。) 据介绍,岳安武是四川省南江县团结乡安山村人,他于2014年9月带领45名来自四川和河南的木工来到山东省聊城市开发区的铭德公寓项目部,主要负责承担支设该项目3#、4#两栋楼模板工程。经查询得知,这个位于聊城市开发区国际金属汇通物流园南门对面的铭德公寓项目,建设单位为山东中德石油装备有限公司,是当地颇具规模的一个大型开发项目。据岳安武介绍,他们这个项目的总承建单位是湖北林贸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聊城分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名叫范永岭,负责劳务总包的则是一个四川老板王义,在王义手下还有一个分包劳务的老板叫宋安徽,岳安武所带的几十号木工则跟着宋安徽干活。 岳安武参与施工的3#、4#楼每栋楼共20层,地下一层,从2014年9月份开工以后一直都不是很顺畅,按照原来计划应该是在年底12月份主体封顶,可是因为工地上经常性的停水、停电、资金不足,时干时停,最终于2014年12月22日工地全体停工,3#楼只做了6层、4#楼做了4层。根据停工后与项目部核对确认,该项目共欠岳安武及所带领的农民工工资共计925460元,项目部在结算后给岳安武等人出具了结算单。 按照项目部原来说法,定于12月25日至26日结账发放所欠农民工工资,但是到了当天并没给钱,然后又说等到12月30日给钱,结果到了30日还是说没钱。12月31日,湖北林贸建设聊城分公司负责人范永岭当面写了付款承诺书,保证于2015年1月5日付款。等到5号上午,范永岭还是说没有钱没支付工资,甚至后来躲着不见面了。眼见着甲方一再耍赖,甚至对于工人爱理不理,工友们又老是围着岳安武要钱,现在年关将近而大家生活费都已没有着落,在现场帮岳安武看库房的岳兴刚老人一时气急爬到铭德公寓3#楼6层顶上,从高达20多米的飘窗板处纵身跳下。虽然经拨打120来人抢救,但最后还是抢救无效当场死亡。拨打110报警后,一位姓吴的警官出警后也只是做了简单登记,让岳安武自己与甲方好好协商,未再做进一步处理。眼见着挚爱的父亲转瞬已绝命而去,岳安武心如刀割,别无他法的情况下也只能将岳兴刚的尸体暂时停放于工地办公室内。 1月6日一早,岳安武便拨打聊城市市长热线求助,但是并没有人给予理会。然后,岳安武又去聊城市开发区清欠办反映情况,但是还是没有人理会此事。拖到下午聊城市信访办鉴于事态严重赶紧成立专案组,要求甲方负责人范永岭前来处理,但一直到了晚上10点也没到场。一天下来,岳安武去了市政府叫找开发区,去了开发区的各部门又是互相踢皮球,现在已是精疲力竭。望着静躺在工地办公室的父亲的遗体,岳安武称,现在不仅是无颜面对自己带出来的农民工兄弟,更无法面对远在四川老家翘首以待回家团年的亲人。欲哭无泪的他也已濒临崩溃,只希望当地主管部门能尽快出面协调,严防事态进一步恶化。 (1月5日上午,岳兴刚老汉见甲方再次违约讨薪无望后跳楼身亡,两天以来,老汉的遗体一直孤苦伶仃地停放在铭德公寓工地办公室内。) 另外,据中国山东网 民生 投诉栏目爆料,数十名在聊城经济开发区讨薪无望的农民工,因为多日讨薪无果又无钱度日只好在1月6日晚再度回到该区清欠办办公室留宿。这些农民工举报山东聊城市市政安装公司、聊城市正泰伟业房地产公司、聊城市经济开发区广平乡政府违规开发建设项目,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及工程款数百万元的问题。 据了解,这些主要来自四川的农民工从2014年8月中旬到年底负责聊城市开发区广平乡颐和家园项目的建筑施工,他们所负责的32和45号楼施工任务已经于2014年12月中旬完成,但是发包方聊城市市政建安公司总经理周建亭、项目经理吴平海等人采取欺骗手段一直欠钱不给,先是一分钱工资不给叫劳务队垫资盖楼,后来说完成主体封顶就结账,最后完工了却又是说原来定的价格太高耍赖不给钱,现在一共光欠这一部分民工工资就达120多万元,前几天在在有关部门干预下也只支付了一部分着急返乡的工人工资。并且,项目方负责人之前还收取了劳务队的保证金数万元,还有施工期间欠下的各种材料费80多万元也没说法。对于这些情况,工人们多次找过项目所在地聊城市广平乡党委书记宋静、聊城市市政建安公司总经理周建亭进行交涉,市政建安公司认可这些民工施工的事实,但是不认可原来项目负责人与工人们签署的施工价格,也不提出合理的结算办法,对于民工们提出找主管部门或专业机构评估的要求也不置可否,还提出要民工们自己联系权威机构做评估后再结算。对此,民工们也先后到聊城市当地建委、清欠办反映情况没有结果,后来又找了省里信访部门说回聊城市里等消息,可是就这么一层一层地转,民工们像是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颐和家园项目部留守的几十名工人在讨薪无果后借宿在了聊城市开发区清欠办办公楼里 已经在聊城各部门间反复了跑了无数遍的民工代表漆青峰和刘林说,现在留守聊城的近30名农民工已经早就没生活费也没地方吃住,这些大都是每个家庭里的主要劳动力,基本都是上有老下有下的年龄段,拿不到钱肯定没法回家过年,只好呆在聊城市开发区清欠办等着上级出面干预。马上要过年了,现在留守聊城的几十个工人都面临基本生存都无法保障的危险,呼吁山东省有关部门领导和聊城市有关部门的领导们抓紧过问一下连续发生在聊城开发区的这些不良事件,也希望媒体朋友们主持正义,帮助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让大家都过一个安心的 春节 。
最后回复: 2017/10/2 14:14:20 by guest36152127
回复:4 | 关注度:72480
婷婷被奶奶、姑姑狠心卖掉 这些孩子中, 3 岁的婷婷是最大的一个。婷婷的亲奶奶和姑姑以 4.2 万元将婷婷卖给人贩。当警方将婷婷解救送到她妈妈手中时,婷婷妈妈激动地跪地感谢 … 目前为止,也只有婷婷一人找到自己亲生父母。 新生宝宝饱受虐待 犯罪分子将拐来的孩子藏在一个乡村废弃的传染病医院的太平间里,给孩子喂食方便面,或者是捡来的菜叶。由于这些婴幼儿没有得到悉心呵护和照料,有的出现褥疮,有的婴幼儿被人贩随意丢弃一边,不管死活。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些孕妇明知自己身体患有各种疾病,但受利益的趋势,仍然违法生产贩卖。经核实,共发现 7 名婴儿身上患有梅毒、性病、艾滋病等。目前警方已经对被解救的全部 37 名婴幼儿进行了 DNA 采集。个人身份等信息,全部输入到公安部打拐数据库。 找到家很难! 由于大多数的婴幼儿都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自愿买卖,所以给下一步寻找他们的亲生父母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警方决定,一部分孩子暂时寄养在养父母家里,另一部分则安置在济宁和泰安的儿童福利院。 必将严惩!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出卖亲生子女,构成拐卖儿童罪。按刑法规定,拐卖儿童犯罪的要判处五年以上徒刑,情节恶劣,或者拐卖儿童三名以上的,就可以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情节特别恶劣的就可以判处死刑,警方表示,这个团伙中的不少嫌疑人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小编语 买卖人口是犯法的行为,贩卖人口的嫌疑人现在已经抓捕归案。而购买人口的不仅会人财两空,还将面临着刑事处罚。有需求就会有买卖,小编奉劝,养儿防老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再爱子心切也不能通过非法渠道获得,而应该遵循法律程序,通过正规渠道领养。 这些被父母用来当赚钱工具的小宝宝们的身世不禁让人感慨万千,带着目的出生,不被父母怜爱。更应该得到我们的关注和关怀。 婷婷被奶奶、姑姑狠心卖掉 这些孩子中, 3 岁的婷婷是最大的一个。婷婷的亲奶奶和姑姑以 4.2 万元将婷婷卖给人贩。当警方将婷婷解救送到她妈妈手中时,婷婷妈妈激动地跪地感谢 … 目前为止,也只有婷婷一人找到自己亲生父母。 新生宝宝饱受虐待 犯罪分子将拐来的孩子藏在一个乡村废弃的传染病医院的太平间里,给孩子喂食方便面,或者是捡来的菜叶。由于这些婴幼儿没有得到悉心呵护和照料,有的出现褥疮,有的婴幼儿被人贩随意丢弃一边,不管死活。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些孕妇明知自己身体患有各种疾病,但受利益的趋势,仍然违法生产贩卖。经核实,共发现 7 名婴儿身上患有梅毒、性病、艾滋病等。目前警方已经对被解救的全部 37 名婴幼儿进行了 DNA 采集。个人身份等信息,全部输入到公安部打拐数据库。 找到家很难! 由于大多数的婴幼儿都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自愿买卖,所以给下一步寻找他们的亲生父母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警方决定,一部分孩子暂时寄养在养父母家里,另一部分则安置在济宁和泰安的儿童福利院。 必将严惩!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出卖亲生子女,构成拐卖儿童罪。按刑法规定,拐卖儿童犯罪的要判处五年以上徒刑,情节恶劣,或者拐卖儿童三名以上的,就可以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情节特别恶劣的就可以判处死刑,警方表示,这个团伙中的不少嫌疑人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小编语 买卖人口是犯法的行为,贩卖人口的嫌疑人现在已经抓捕归案。而购买人口的不仅会人财两空,还将面临着刑事处罚。有需求就会有买卖,小编奉劝,养儿防老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再爱子心切也不能通过非法渠道获得,而应该遵循法律程序,通过正规渠道领养。 这些被父母用来当赚钱工具的小宝宝们的身世不禁让人感慨万千,带着目的出生,不被父母怜爱。更应该得到我们的关注和关怀。
最后回复: 2017/10/2 14:13:26 by guest36152127
回复:1 | 关注度:58190
东阿3交通执法人员被判玩忽职守罪发表时间:2015/1/7 9:13:43
 近日,东阿交通运输局三名工作人员执法过程中放行超载车辆,该车辆后发生车祸,造成四名无辜市民命丧车轮下。这三名工作人员已被东阿县人民法院判玩忽职守罪。   经审理查明,2013年10月10日晚,东阿县交通运输局稽查大队六中队队长被告人苏明(化名)带领本中队稽查员被告人马明(化名)、周明(化名)等5人在省道324线东阿县姚寨东外环处执法查处违法运输车辆。11日1时许,被告人马明、周明在查处由杨某驾驶的严重超载的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时,杨某出示了罚款200元的东阿县交通运输局10月10日开具的山东省代收罚没款收据。被告人苏明对 驾驶员 进行教育后,便示意被告人马明、周明予以放行。   在三被告人未按照有关规定进行检查、卸载、消除违法状态的情况下,该车在行至东阿县陈集乡曹屯村324省道72KM+800M处时与刁某驾驶的无牌照时风牌三轮汽车相撞,造成刁某与三轮汽车乘车人共四人当场死亡。   经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重型自卸货车驾驶员杨某因违法超车、违法超载,对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   东阿县 人民法院 认为,三名工作人员作为交通运输部门的稽查人员,应严格履行对运输车辆超限部分的货物进行卸载或者分载,消除违法状态。被告人在查处由杨某 驾驶 严重超载的重型自卸 货车 时,未检查 驾驶员 道路 运输证 和从业资格证,未对超限、超载车辆进行过磅、卸载、分载,而单纯以罚代管,在未消除危险状态下便予以放行,以致后来该车发生死亡四人的重大 交通事故 ,其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   据本案主审法官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 行政处罚 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虽然一行为不得两次以上罚款,但未禁止对其他违法违章行为的查处。事发当天,被告人根据工作安排上路执勤,对过往违法 车辆 进行了拦截检查。三被告人仅仅根据受检车辆司机出示的罚单,即错误地理解了行政处罚法中的“一事不再罚”原则而简单地将该车辆予以放行,对受检车辆未经定期审验合格、严重超载的违法行为未予检查,对超限部分的货物未进行卸载或者分载,未消除违法状态。故三被告人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虽然履行了但未正确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其玩忽职守行为客观存在。但鉴于三名被告人主动到事故调查组说明情况,配合事故调查工作,系自首,结合自卸车有同日刚被东阿县 交通运输 局其他执法部门处罚的实际情况,三被告人的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
最后回复: 暂无回复
回复:0 | 关注度:3826
2014年10月17日下午3时左右,在董杜庄西南,孙家桥南150米处。我开车向南与董杜庄镇现任娄庄管区书记绍强开车向北,速度很快,也不靠边。因路太窄我没法再靠边,把我的倒车镜撞坏。我走过去,他没下车,满脸酒气。我说:你把我的倒车镜撞坏啦。他说:干啥?没没大事吧!那以后再说呗。我说:以后再说是啥意思。我不同意他走。我妻子走过来说:你喝酒啦。绍强说:你说你的倒车镜坏啦!我的车没一点事,不是我的车撞的。然后,打着电话往北走了。同时我们打交警122,等交警出警。等了大概一刻钟,过来两个人,好像是后孙家的村干部,说的意思:都没多远,算啦以后再说。我说他喝酒开车,把我的倒车镜撞坏,还不认。没几句话,村干部说我态度不好,不识抬举,走了。过了没多长时间,有一个老太太骑电动三轮,(榆林)从南往北,不一会又返回来,停在我车的正前方,好像在看热闹。(有计划有预谋)接下来更让人难以想象,来了一帮人,(绍强三弟俎店乡政府工作,俎店乡曹村管区书记)绍怀亮,王士刚(俎店乡政府工作,俎店管区书记)(他们又开来了四辆车其中有一辆是董巡的面包车,还有三两私家车)还有好几个人不知道名字,但都认识,一伙人把俺俩围起来,绍怀亮问:你想干啥,我说:赔我倒车镜,话没落地,后面王士刚猛击我头部,我晕了,但还有意识,接着面部又一拳,似被钝器撕裂,面部一阵热,满脸是血,感觉有两人从旁边架着我,从眼缝里看到绍怀亮用膝盖撞击我头部,两下后我又不知道了,感觉几个人在拳打脚踢和我老婆的呼喊,救命,求求你们别打了。张守军(正科级干部打人朝城人)9z222的车主把我老婆按跪在地上,我左腿被踹伤,站不起来,面部身上都是血,我无法反抗,更没法保护我老婆,停在我车前的老太太也来打我,后来才知道是管区书记绍强的妈。上当啦!原来是圈套。我怒火心中烧,一帮人,乡镇干部、管区书记、书记的妈,有打人的有看的,分工明确。也许是打的差不多了,也许是打累了,也许是怕有人看到。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我老婆早吓蒙啦!一群人撤退打掩护,井然有序。我没法正常走路,左腿站不起来,也拦不住。就拿出手机拍照,9z222和王士刚冲上来抢手机,被王士刚抢走,扔向河里。随后两人分别开车离开。没人证,没物证,政府人员无理打人,谁来管。110来了,问了问情况,拍照。民警说:先看病,然后到所里说说情况,走了。 说说管区书记绍强同志:原任函丈管区书记时,打过很多人,马庄村村民马春兴,马绍起(轻伤无果),马绍良,马绍增,马泽广,〈我弟媳〉刘清霞(轻伤4万,为孩子办户口交了1万8),后朱家张臣金(轻伤2万)等等,言行举止,不配做百姓父母官,不配做乡干部,更不配做党员。为什么他有打不完的人,家里有赔不完的钱。被打的人要么忍气吞声,要么花钱摆平,派出所是给他家开的,从来没有被拘留过。难道党员干部打老百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电话:15265852879微信:m15265852879QQ号:2940615815 我被绍强等人打伤后,入俎店医院治疗4天,感觉头还是晕,疼。21号便转院到莘县人民医院治疗。干部打人,派出所里不问。22号上午,我母亲和我老婆去找镇政府领导评理,等了一个多小时,没人理,绍强下楼看见我母亲和妻子便冲过来问:干啥来,是又想挨揍哩,便想打人。我老婆当时被吓昏过去,母亲便骂他,你打了我儿子,还想在镇政府,打俺媳妇,你无法无天,没人管啦?最后两人被送到医院。因为我老婆休克啦。董杜庄镇的镇长说这事不归他管,归派出所管。所长说:大闹会场,违反社会治安管理法,要拘留,(恐吓、打人的没事,骂人和休克的得拘留)谁说政府是老百姓的?谁见过老百姓在家能吓晕?10月23号中午,终于来莘县人民医院录口供,先来一个民警,这个民警请旁边住院的人拿着录像机,边问边记录,十分钟后又来了一个民警(徐啸),问的时候一直强调是邵强的弟弟邵亮打了我,而与邵强无关,避开撞车的事与打人无关,在我看完笔录以后,笔录上没有提邵强打电话找人和打架时在场看,在我的坚持下笔录上才勉强加上邵强。
最后回复: 2015/3/19 13:21:10 by 匿名游客
回复:5 | 关注度:14781

上一页

12345...30下一页
爆料方式
1 【手机版】爆料方式
扫描进入聊城同城爆料手机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端爆料
2 【电脑端】爆料方式
3 【微信端】爆料方式
爆料奖励:聊城在线实时爆料功能开通了!若您有不平事、感人事及其他新闻线索想让更多人看到,请将您的爆料内容发送给我们,我们将会通过网站、微信、微博进行推送。让更多的人知道您的爆料。一经采纳,就有10元话费奖励!
热点爆料
暂无热点爆料